老司机福利软件

雪姑轻笑:“你不喜欢女人?难道你喜欢男人?”

高蓝刚刚词穷,捡啥说啥,只顾一阵秃噜嘴了,心道:“妈呀,我连这都说了?”

雪姑竟然意外有些颇具同情,起身问道:“难道你被女人伤过?竟然连爱慕的性别都换了,哈,啧啧啧!可见伤的有多深啊。”

高蓝见状,心想有门,于是将计就计顺坡下驴,一声哀叹,委屈道:“唉!别提了,往事不堪回首,女人的嘴啊,骗人的鬼,谁信谁倒霉。”

“看来我们是同命相连呢,那公子现在是喜欢男人了?其实男人更加会骗人的,特别是好看的男人,你可要小心了,怪不得我见那青衣男子对你眉来眼去,难道他就是你的爱人?”

高蓝想:青衣?那应该是莫少芝了……如今之际,高蓝只得硬着头皮点头。

“我见那男子一副俊朗模样,定非坚定之人,小弟弟,不如姐姐就帮你试一试这个男人如何,若他是那花言巧语见异思迁之人,姐姐定然帮你将他一刀咔嚓到不能行人道。”雪姑说着抬手比划了一下手起刀落的架势。

“啊……这么凶残?”高蓝猛然抬头,眉头紧锁,“如……如何试啊?”

“想知道吗?”雪姑呵呵笑着,心想:不如先让我来试试你吧。

雪姑一挥手,众人都退去,只剩高蓝一人在房间里。

高蓝正想着她这是要准备作什么幺蛾子,想着想着突然觉得有些意乱情迷,浑身发热,这时进来几个一丝不挂滑溜溜的女子,在她面前妖娆扭动,搔首弄姿……

“这,我去!……什么情况?”高蓝难受的心想:艾玛,现在,给我看这个干嘛,身材还没我自己的好看,好歹给我整几个猛男来,艾玛,这是咋了,要命啊……

清纯美女高清图

说着躺在床上,翻身朝里,闭眼睡觉,冥想七七八八。

雪姑见状,唤那几个女子出去。

“这幽情毒如此百试不爽的东西,他竟然能抵抗的住?难道对那青衣是真心一心一意?”雪姑思量。

小狸猫他们四处到不到高蓝,白轻盈抓耳挠腮:“这下坏了,小蓝蓝这不惨了嘛,肯定是遇到那吃男人东东的女鬼了。”

听到此,莫少芝倒是没那么惊慌,毕竟高蓝是女儿身,大不了,亮明身份就能脱身。

莫少芝宽慰:“白兄先别慌,高兄毕竟功夫也不低,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,现在天色已黑,我们在此处也是人生地不熟,不如等明日天亮,再出去找找看。”

白轻盈诧异,一向很紧张高蓝的莫少芝今日怎么如此淡定,但想想他说的也不无道理,于是就拉住小狸猫,各自回房间了。

莫少芝进屋不一会,突然听到头顶上有窸窸窣窣的声响,于是假装无所事事。

他端起茶杯,突然闻道一股异味,嘴角一翘,径直喝下。

半晌,朦朦胧胧间,突然见房里进来一个风姿绰约,千娇百媚的女子,香肩一览无余……

丹唇轻启,言语酥麻:“公子如此俊秀,为何非得喜欢男人,看妾身如此娇媚,难道不垂涎嘛。”说着,贴身过来坐在他的腿上。

莫少芝想:她莫不就是那吃人东东的鬼,此人只伤男人要害,怕是恨了男人,天下女人恨男人不外乎被伤被欺骗被背信弃义,既然她说我喜欢男人……难道是指高蓝。

于是假意中毒,昏昏沉沉:“我的心里唯她一人,自打初遇,一见倾心,再见不能自拔,日日见,终生沉沦。”

雪姑听后愤恨,一甩衣袖:“他哪里比我好,你倒是说说看。”

莫少芝痴痴的说:“她是我的心上人,是这世上最美的人儿,她笑着好看,伤心也好看。”

“就因为他好看?他最美?公子如此看中外貌?”雪姑说着要去揽住他的脖颈。

莫少芝推开她,不慌不忙说道:“非也,姑娘可听说过,情人眼里出西施,既是我心中人,那必然是唯一一个,当然为最。”

“我可不信,这世上的男人哪个不都是见一个爱一个,哪个不爱更加美的那个。”雪姑一副不以为然。

莫少芝淡然一笑:“那可能我是个小心眼的男人吧,心眼小到只能容得下一人,一旦那人进来了,任谁都再也进不去……以前我心中只有医术药材只知修医道,现在……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”

雪姑听他如是说,半晌,微微笑道:“奥,我懂了,这个君,就是你的那位高公子。”

莫少芝浅笑不语。

见他说的那么情真意切,痴心一片的样子,雪姑竟然悲从中来,想到自己遇到的那个负心郎,一下子眼眶湿润:“为什么我雪姑就遇不到这样的感情,这样的人?世界之大,竟然也有如你们俩个一般真感情的存在,我雪姑着实钦佩羡慕,你放心吧,我并未伤你的高公子半分,而且他也经住了我的考验,抵住了美色。”

莫少芝一怔:难道高蓝也中了幽花毒……她抵不住才怪,不禁微微偷笑。

雪姑扭头:“这是解药,明日来我蕖乐山下,自会送还你的高公子。”

说完,翻窗离去。

莫少芝手里拿着那解药,自叹一声:“还不是仿照着我的配方配制的,唉,粗制滥造。”说着扔在一旁。

一大早,莫少芝招呼了另外两人一起来到约定的地点。

果然,等他们来到蕖乐山下,高蓝已经在和雪姑对饮了。

见他们来,高蓝连忙起身招呼。

雪姑起身对莫少芝说:“高公子对你也是一往情深,两位公子情比金坚,让我雪姑对这世上的感情……额,刮目相看。”说这俯身作揖。

白轻盈小狸猫,面面相觑,不知所谓,但此番状况也不便多嘴,只静立旁边。

高蓝满脸尴尬的呵呵笑着,莫少芝径直走近,揽住她肩膀:“多谢雪姑对我们感情的考验,才让我们知道了彼此的真心。往后余生,我定然不负高公子的深情。”

临别,莫少芝回首说道:“雪姑,你用情药迷晕男子,再对她百般引诱,逼他就范,这世上最禁不住考量的就是人性,何必如此执迷。你此番这般,只不过是给自己泄愤的机缘,你恨得也只不过是那负心郎一人,不是这天下好看的男人,何不放下过去,也饶恕自己。回归平淡,说不定你的真心郎很快就出现了。”

雪姑诧异,愣怔,半晌,脸上渐渐浮上笑意,微微颔首。

离了蕖乐山,白轻盈才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这是什么情况啊?你俩这是唱哪一出啊。”

高蓝尴尬道:“不好意思,莫兄,我不小心将我俩说成是断袖之谊……”

然后两人将各自的经过一说,众人纷纷大笑。

“你们俩还真有默契。”小狸猫咂舌,“那雪姑怎么会知道她下毒之人乃是制毒祖宗呢,百毒不侵呢。”

“是莫兄,反应机敏,随机应变,在下佩服佩服。”高蓝说着连忙作揖。

白轻盈突然面露诡异:“莫兄,你对高蓝一大男人说出如此感情充沛的情话,莫不是说出来你的真情实感,你难道真的是断——”

“不,当然不是,”莫少芝连忙正色道。

“那都是假话,你还真信啊。”小狸猫怼白轻盈。

莫少芝兀自低声嘟囔着:“却也并非假话……”

白轻盈突然狐疑:“可是我就奇怪,那小蓝蓝,你是如何躲过那幽情毒的?别说中了幽情毒,就算没中正常男人也禁不住那一片香艳引诱啊。”

还没等高蓝回答,小狸猫,莫少芝同时咳嗽起来,咳咳。

“额……”

莫少芝连忙一本正经说道:“估计每个人对那毒药的反应时间不同吧,高公子只是反应迟钝点……”

白轻盈惊讶:“迟钝?有多迟钝?那现在是否有反应了,不如带你去花楼——”

“不用!”高蓝厉声道,然后吞吞吐吐说,“已经……已经过了药劲了,没事了没事了。”

莫少芝瞧着,努力忍住嘴角的笑意,将脸侧到一旁,这才得以释放再也忍不住的笑容。

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