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色版下载

   “知道了。”

   沈清辞抱住了小胖狐狸,这重量现在已经十分可观了,至于她会不会去宫中寻找烙衡虑,她感觉应该不会,反正又是无事。

   算了,她去看下自己的那块地瓜田去,至于宫里的那些事情,她是一点的兴趣也是没有,若非是不和规矩,她连皇宫那个地方,都是不愿意去。

   就是……

   她抱着怀中的胖狐狸,走到虎皮窝那里,也是将小胖狐狸放了上去,还拿着虎皮,将它的小肚皮盖了起来,未几的,她再是挠了一挠,这感觉好像挺是不错的。

   这小肚皮可真是软,也是难怪的,烙衡虑都是喜欢挠的,她也是喜欢挠了怎么办?

   就是她可能挠的有些太过狠了,让小胖狐狸有些不愿意的用爪子抱住了肚皮,也是将自己的小肚子给盖了起来,还给了沈清辞的一个大白屁股。

   沈清辞也是不管它了,反正它醒来,自然会去找人要吃的,断然也不会的胡乱的跑,更不会掉到老鼠洞里面钻不出来。

   后院的地瓜田,已是长的十分好了,才是几日的时间,这些都是已经伏过了苗,再是过几个月,她就要有着吃不完的地瓜了。

   一梦所愿。

   她摇了摇头,现在到是明白,为何那个老和尚会对她说一句谢了。

   原来,她的一梦所愿,得到的不是阿娘,不是阿弟,他们都是留在了大凉,她带出来的,也就只有地瓜,一种粮食,一种可以给大周带来莫大好处的……

   摘草莓的明媚少女清纯靓丽

   粮食。

   她坐在地上,也是半撑起了自己的脸,对着眼前的一片新绿,眼底也是映出了点点星光。

   第二日,三国来使一并的入朝,当然也是京中各个势力的云集,那些云英未嫁的女子,自也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也都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,也就是要寻得一位乘龙快婿。

   沈清辞自也是要参加,不过她也是如自己所说的那般,她又不需要去相看别人,也不用别人相看她。

   所以并未做是何打扮,只是比起平日穿的正式了一些,甚至连妆也都是没有上,只是用了一些玉容膏,再是擦了一些口脂罢了。

   可哪怕是如此,却仍是姿容研丽,远胜于常人,有时若非是知道,可能还真的不信,她如此大的年岁,竟在也都是能比得了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女。

   这也就是很多人会将她给认错的原因,当然也是她不太愿意出现的原因。

   可也就是她越是不爱出现,也就越是会被人认错。

   而长了这么一张脸,似乎也是不怪她,怪只是怪了,有些人有眼无珠。

   真正有眼力之人,断然也不可能真的将她真认成无知少女,她明明就是一只老妖怪。

   宫中的别院之内,沈清辞正在同妙妙玩着,她用手中的地瓜喂着妙妙,自己也是没事吃上一些。

   宫宴之上,摆着的那些的东西,可以说,大多都是用眼睛看的,要顾着身份,顾着礼仪,让连水也都是不敢多是喝上几口,也是怕当时想要入而的,丢了丑。

   每一次的宫宴,就不是过来享福的,根本就是过来受罪的,她也是参加了如此之多的宫宴,现在也是知道要如何的应对于这些。

   宴前吃饱喝足了,哪怕让她端坐于那里几个时辰,她想他还是可以承受的起来,宫中的礼仪就是如此,不管习不习惯,也都是要如此的受着。

   而她的不喜欢皇宫,实则也就是受不了如此之多的宫规礼仪。

   妙妙吃饱了地瓜,也是挨在她身边,趴在那里睡了起来,还打起了细小的呼噜之声。

   沈清辞轻抚着它身上的白毛,极白极软,也是没有打结,就知道,它在此地生活的很好,当然也是没有虐待它。

   其实,谁也是不敢虐待它。

   这宫中所有人都是知道,妙妙这只猫祖宗,是个坏脾气的,性子也是暴躁,而且身为猫,也是无需跟着别人讲什么道理。

   惹它不顺了,它提爪上去就行。

   所以沈清辞真的不用担心,妙妙会受人欺负,只要它不抓别人就好了,还有谁不要命的,非是想要被这只猫挠上几爪子不成。

   这猫挠人十分的疼,谁吃饱了撑的,想要往上凑。

   她在这里安静的陪着妙妙,宫中的那些繁文缛节,皆也都是与她无多大的关系,她也可以谁也不见,哪怕是这宫中的皇后与妃子。

   宫中没有打妙妙的主意,当然更是无人打妙妙前主人的主意。

   妙妙是什么性子,也就能猜的出来,它的主子,又是什么性子的?

   沈清辞平日十分的好说话,甚至可以说,不爱与人争论,有时也是懒的上心,可是谁若是了她,可会不太好过,她的脾气是被惯出来的,性子也是年岁越大而来的。

   就连文渊帝都是敬着三分的人,谁又是敢得罪?

   “王妃娘娘,那边的宫宴已是开始了。”

   一名太监小心的走了过来,也是对着的沈清辞恭敬的说道。

 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 沈清辞再是撸了妙妙好几把,这才是站了起来,向外走去,就是她在途中,遇到了一群穿的花技招展的女人,这些女人个个都是年轻貌美,十四五岁的年纪,也正当青春年少之时,而观之身上所穿的衣服,到也是能猜到,这定然就是文渊帝后宫中的美人。

   皇帝坐拥这万里江山,而江山中的美人,也是尽归他一人,只要他喜欢,他想要娶多少的妃子都是可以。

   就是沈清辞感觉,要这么多女人做什么?看看这么一堆的,主子都是五六个,光是伺候的那些丫环,什么掌灯的,拿扇的,还有捧着衣服首饰的,都有二十余人,这么浩浩荡荡,都是将路给挡没了。

   而且这么二十多人,不用吃饭的吗?

   二十多张口,一天要吃三顿,而且还是不止。

   这偌大的皇宫,要养着如此多的人,文渊帝他就不怕费银子吗?

   他不是一直都是说自己挺穷的,既是穷,干嘛还要养着如此之多的女人。

   看来,以后一品香的收益,理就也是少给一些,有了地瓜,日后哪怕不是风调雨顺,百姓也都是有了得以裹腹的东西,那么他要那么多的银子做什么?

   (本章完)